在梦幻开局后利物浦女足迎来同城死敌的当头棒喝

在梦幻开局后利物浦女足迎来同城死敌的当头棒喝

(利物浦女足球员妮娅姆·费伊Niamh Fahey与埃弗顿女足球员汉娜·本尼森Hanna Bennison在25日的比赛中抢球)

以2-1击败切尔西女足迎来开门红以后,在安菲尔德主场迎战埃弗顿女足的比赛对她们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历史上还没有升班马在女足英超(Women’s Super League, WSL)的前两场比赛拿下两连胜。但埃弗顿在关键时刻的精准和压迫被认为是难以战胜的,在默西塞德德比当中一场0-3的败北也证明了这样的壮举是很难实现的。

利物浦的问题在于上半场的表现不好。也许是因为第三次在安菲尔德比赛,在创纪录的27574名观众面前比赛,也许是因为天空体育(Sky Sports)现场直播带来的额外压力。

主教练马特·彼尔德(Matt Beard)将败绩归咎于慢热,并且认为大多数球员都没有在安菲尔德踢球的经历,这是她们在最开始的45分钟难以取得进展的原因之一。

其他的原因还有埃弗顿的机敏和沉着。他们的压力让利物浦几乎没有传球空间,上周日的红军进球英雄凯蒂·斯坦格尔(Katie Stengel)踢得很艰难。

这位美国前锋在进攻时的传球被对方的瑞典球员娜塔莉·比约恩(Nathalie Bjorn)拦截。她把球传给队友杰斯·帕克(Jess Park),后者绕过红军门将蕾切尔·劳斯(Rachael Laws),在33分钟时将比分改写为埃弗顿2-0领先。

斯坦格尔的传球并不是埃弗顿第一次从主队的失误中获益。她们的第一个进球是梅根·费妮根(Megan Finnigan)打进的,那是一个利物浦未能破门的角球。艾玛·科维斯托(Emma Koivisto)只能目送着费妮根进球之后冲向KOP看台庆祝。

利物浦有很多机会,但斯坦格尔和赛莉·霍兰德(Ceri Holland)都没能把握住。

即使让梅根·坎贝尔(Megan Campbell)和科维斯托向边后卫过渡——将343阵型转换成5后卫和4中场,利物浦的中场防御还是太单薄了。她们的来回转换让霍兰德和波·卡恩斯(Missy Bo Kearns)成为中场双支点。但她们都没有在场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中场时蕾切尔·福内丝(Rachel Furness)代替波·卡恩斯上场,利物浦改打442.

在转会窗关闭前利物浦女足想再引进一名中场并不是什么秘密。夏洛特·沃德劳(Charlotte Wardlaw)是从切尔西租借来的,今年已经是租借的第二年。她在2021-2022赛季主要踢的是边后卫。球队对这位19岁的女孩能在球队需要的时候取得成功寄予希望。

赛后,主帅彼尔德表示,他不太担心失去一名中卫,他认为球队中有一部分在和切尔西的比赛中表现的不错,但在和埃弗顿的一战里,她们需要表现得更加积极。

让左后卫泰勒·辛兹(Taylor Hinds)踢左边锋的实验确实有一定的希望,但即使这位英格兰青年队国脚和右翼的梅丽莎·劳利(Melissa Lawley)表现出色,她们也几乎看不到球。下半场,亚娜·丹尼尔斯(Yana Daniels)被换上与斯坦格尔并肩作战,辛兹被调回防守。赛后,比尔德承认让辛兹担任边锋是一场适得其反的赌博。

比赛真正缺失的是莉安·基尔楠(Leanne Kiernan)的快速跑位。

这位爱尔兰国脚在安菲尔德做了观众,有人看到她拄着拐杖在球场边上走来走去。这位23岁的射手上赛季打入14粒进球,是利物浦女足的头号射手,她正在等待为上周日战胜切尔西的比赛中受伤的右脚踝进行手术。

对艾玛·海耶斯(Emma Hayes,切尔西女足主帅)麾下卫冕冠军的胜利并不能消除基尔楠受伤的苦涩。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她的速度和终结球质量都将在场上消失不见。

在未来几周的手术后,基尔楠将返回她家位于卡凡(Cavan,爱尔兰东北部城市)的农场进行恢复,然后开始康复训练。届时,利物浦将关注斯坦格尔和丹尼尔斯等其他球员,也许还会更多地关注防守。他们试图以进攻的方式与埃弗顿作战,但被布赖恩·索伦森(Brian Sorensen,埃弗顿女足主帅)的球队抓住了。

在梦幻般的重返女足英超后,利物浦意识到在顶级联赛中的艰苦。埃弗顿队在第87分钟的第三个进球表明,任何失误或犹豫都将比英冠级别更容易受到对手的惩罚。

在那之前,这位基尔南的俱乐部和国家队队友都认为她的远射和全能姿态是利物浦最好的。但她注意力不集中,使得对手能够插上一脚抢断并完成助攻破门。

但是,尽管基尔楠缺席,但这支球队看起来有足够的经验,不会再像她们上一次跻身女足英超的2019-20赛季那样卷入保级之争。

这场输给老邻居的比赛给了她们一些教训——一些可能因为战胜切尔西被掩盖的教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